当前位置>首页>新闻资讯
姐姐魏宁和妹妹魏萌——姐俩儿的里约奥运会
2016-08-13 08:37新华社

 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2日体育专电(记者李铮、林德韧)一个拥抱,传递着姐妹深情,寄托了她们共同的奥运梦想。

  12日,里约奥运会女子飞碟双向资格赛结束后,无缘决赛的魏宁拥抱着妹妹魏萌,鼓励她在6人的半决赛中打出好成绩。

  魏萌说:“没有更多的交流,一切都在姐姐的拥抱中。”

  来自山东的魏宁和魏萌是相差7岁的亲姐俩。34岁的魏宁成名已久,过去三届奥运会,她在雅典和伦敦两获银牌。27岁的魏萌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在铜牌争夺战中加赛八枪,输给了美国名将罗德,遗憾地与奖牌擦肩而过。

  姐俩儿一起练飞碟,一起来里约,魏萌说:“小时候,觉得这是一个遥远的梦,如今实现了,这是我们家族的荣耀。”

  荣耀,说起来简单,背后却是艰苦的付出外加一点点幸运。

  伦敦奥运会后,飞碟的规则进行了修改。原来一个代表队只能派一个队员参加一个单项,里约周期放宽到两个。魏萌说:“规则改得很幸运,这让姐姐和我共同参加有了可能。”

  一共就俩名额,都让老魏家占了,这可就不仅仅是幸运的事了。

  “姐姐因为有之前的奥运成绩占点优势,我是一场一场地打,直到最后一场最后的决赛才打下这个资格。”魏萌说,为了和姐姐一起出征里约,自己苦苦拼搏了两年,非常难。

  1982年出生的魏宁,2004年就参加了雅典奥运会并一举获得银牌。那时的魏萌还是个一边学习,一边业训的孩子。妹妹说:“是姐姐把我带进了射击世界。姐姐17、8岁时已经进了山东省队。那时我才十岁出头,去看她,一下子就被这么帅气的运动迷住了。”

  过去十几年,姐姐一直是中国飞碟的顶梁柱,同样努力的妹妹也一路追随,打进了国家队。

  一起生活在国家队,姐俩自然是最亲密的人,但天天在一起也有幸福的烦恼。魏萌笑着说:“拿错东西就是天天发生的事。我衣服找不到了,在她衣橱里肯定能翻到。包括耳机,找不到了就找她。”

  当然,姐俩在一起交流最多的还是共同的事业,魏萌说,备战时,我们俩和教练会讨论技术,有什么问题我们三个会一起解决。

  一起来到里约的姐俩虽拼尽了全力,却未能在成绩上取得更大突破,24年以来的飞碟金牌荒没能打破,魏萌离奖牌也差了那么一点点。

  失望肯定是有的。资格赛后,魏宁一边搂着飞碟主教练高娥往外走,一边抹着没止住的眼泪,一句话也没说;决赛后,魏萌也哭了,她说:“刚结束时没哭,但琢磨琢磨就开始难受了。”

  姐俩的里约之旅在无尽的遗憾中结束了,但生活还要继续。谈到未来,魏萌又笑了,她首先透露了姐姐的规划,“姐姐会生娃吧,培养下一代。”

  “我马上就要有世界杯总决赛,休息不了几天就要打。”说到自己,魏萌已开始憧憬下一次举枪。

责任编辑:计丹妮